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湖南吧

查看: 241|回复: 0

27岁男子救女友致人重伤被诉涉嫌聚众斗殴罪 家属:系防卫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发表于 2020-1-11 06:26: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毛某向警方交待,其女友邹某被邵某纠集的20多人围殴施暴,他听到哭喊后前去施救时,对方又挥舞管杀朝其砍来,他夺下管杀,“不知怎么搞的,就说我把别人打成重伤了”。毛某父亲表示毛某性格有些激进,但案发时事出有因,“这是防卫,只要是个男人,都会这么做”。

【版权声明】本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归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所有,未经授权,任何平台不得转载

一场因街头滋事演变而来的冲突,在湖南省湘阴县的地标左宗棠广场,于凌晨1点的夜幕下爆发。混乱之中,22岁的邵宇倒地不醒。

被指造成邵宇重伤的,是今年27岁的湘阴县人毛楚琦;刺伤邵宇的凶器,是一种手柄由钢管焊接的长刃管制刀具——管杀。

毛楚琦向警方交待,当晚,其女友邹雪情被邵宇纠集的20多人围殴施暴,其听到哭喊后前去施救时,对方又挥舞管杀朝其砍来,他夺下管杀,“不知怎么搞的,就说我把别人打成重伤了”。

此案发生在近两年前的2018年4月底,后毛楚琦因涉嫌“聚众斗殴罪”被抓获归案,案件经历了警方两次补充侦查、检方起诉、变更罪名及事实起诉等过程。

2019年12月25日上午9时,湘阴县人民法院再次对“毛楚琦聚众斗殴”案开庭审理时,本案证人邹雪情突然被警方从法院内带走,开庭不得不中止。今年1月6日,湘阴县警方向红星新闻证实,在本案中受伤的邵宇,近期亦被刑事拘留。

12月底,红星新闻赴湘阴县就此案进行调查,试图复盘此案的来龙去脉。

▲毛楚琦

「起诉」

从“故意伤害罪”到“聚众斗殴罪”

2018年12月24日17时20分,长沙市地铁一号线五一广场站1号入站口,长沙警方通过“智慧眼”逃犯人脸识别系统锁定了毛楚琦。

毛楚琦告诉长沙警方,这年4月,其女友邹雪情在湘阴县左宗棠广场被人围殴,他前去营救,“不知道怎么搞的,就说我把别人打成重伤了。”

2018年12月25日,因涉嫌故意伤害罪,毛楚琦被湘阴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9年1月30日,湘阴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毛楚琦,警方所作的《逮捕证》显示,其涉嫌的罪名为“聚众斗殴罪”。

据检方于2019年8月26日所作《起诉书》(湘阴检公诉刑诉[2019]135号),被告人毛楚琦涉嫌故意伤害罪一案,湘阴县公安局于2019年3月27日向湘阴县人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因案情复杂,湘阴县人民检察院延长起诉期限一次(2019年8月21日至9月4日);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本案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二次(2019年4月24日至5月24日,2019年6月20日至7月29日)。

▲毛楚琦因涉嫌“聚众斗殴罪”被捕

135号《起诉书》称:2018年4月30日凌晨,被告人邵宇、朱浩宇等人,乘车行驶至湘阴县文星镇江东路与太傅路交汇的红绿灯处时,朱浩宇将槟榔渣丢到被告人毛楚琦及邹雪情、冯为、胡秉璋(在逃)等人乘坐的汽车内,毛楚琦、冯为下车殴打了邵宇。邵宇纠集了朱丁、被害人黄顺等人准备找毛楚琦麻烦,在左宗棠广场上,邵宇等人与邹雪情相遇,并对邹雪情实施殴打时,毛楚琦、冯为、胡秉璋等人听到邹雪情的呼喊,赶过来与邵宇一伙人发生打斗。毛楚琦持刀具将邵宇、黄顺砍伤。经鉴定,邵宇的损伤程度为重伤二级、黄顺的损伤程度为轻微伤。

检方认为,被告人毛楚琦持凶器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重伤、一人轻微伤,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2019年11月12日,毛楚琦故意伤害罪一案,在湘阴县人民法院第二审判庭开庭。2019年12月12日,检方作出《变更起诉决定书》,称在开庭审理过程中发现新的证据,导致案件事实与指控的事实不符,遂对135号《起诉书》作出事实及罪名变更。

「事端」

丢槟榔渣、说隔壁车“妹子漂亮”

《变更起诉决定书》称,被告人毛楚琦纠集多人结伙相互进行殴斗,应当以“聚众斗殴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认定的事实则变更如下:

2018年4月30日凌晨,朱浩宇、被害人邵宇等人乘车行驶至湘阴县文星镇江东路与太傅路交汇的红绿灯处时,朱浩宇将槟郎渣丢到被告人毛楚琦以及邹雪情、冯为、胡秉璋(已逮捕、另案处理)等人乘坐的汽车内,双方发生争执,毛楚琦、冯为下车殴打邵宇,邵宇被打后邀集人员欲报复毛楚琦等人。邵宇离开后,邹雪情因在争执过程中被对方殴打不服气,独自追赶邵宇的汽车。毛楚琦、胡秉璋见状遂邀集杨洋、冯为准备斗殴,在左宗棠广场上遇到邵宇、朱丁、黄顺殴打邹雪情,毛楚琦一伙持刀具、木棍与邵宇一伙发生打斗,导致邵宇、黄顺受伤。

“我一个女生,不可能大半夜独自徒步追车。”2019年12月19日晚,邹雪情带领红星新闻记者重走案发现场。

▲第一现场,冲突因邵宇一方丢槟榔渣引起

她称,2018年4月29日深夜,她与毛楚琦及胡秉璋、黄珏夫妇等共六人,相约去县城滨江路吃夜宵。黄珏是某幼儿园有着6年教龄的幼师,她本人则是湘阴县人民医院的一名护士。

6人聚齐后,驱车至江东路与太傅路交叉口等红灯时,邵宇一行驱车停在毛楚琦一行的左道。邵宇称,当晚其乘坐的轿车一共有4人,除了开车的黎晨,其它三人都喝了酒。在等红绿灯时,邵宇隐约看到,坐副驾驶的朱浩宇摇下玻璃往外面丢东西,并对其他三人说,“隔壁车上有几个妹子长蛮好”。

槟郎渣丢在坐在后排左一位置的胡秉璋身上。毛楚琦称,第一次丢的时候,胡秉璋没说什么,“可对方又丢了第二次、第三次”。毛楚琦等先后下了车,找邵宇一方理论。

邵宇曾以本案“受害人”的身份告诉警方,当时他坐在副驾驶后方,对方一下车,就问他“是不是你丢的?”,见对方语气很冲,“我也就很冲地回了句‘就是我丢的,你要哦里(怎样)?’”双方随即发生口角并互有推搡。

邵宇称,其“一直坐在车里挨打”,他拿出手机给朱丁等人打了电话,“要他们带人过来把我搞起走”。

「经过」

邹雪情称负气而跑 邵宇称自己被追

这个过程中,邹雪情也下了车,“主要是劝架”。邹雪情告诉红星新闻,她认为这是一件小事引发争吵、拉扯,没必要再喊人来把事情闹大,于是她阻止对方打电话。“没想邵宇打开车门,对着我的小腹就是一脚。”

邵宇称,冲突是在同行的黎晨“讲了好话”后才停息的。随后,邵宇一行开车沿江东路前行,并在老朝阳宾馆停车看对方是否尾随,他看到,“一个女的跑步追上来,一边追一边大声喊叫”。

这个喊叫的女人是邹雪情。“当时我很委屈。”邹雪情说,她被踢到小腹后,毛楚琦不但没报警,还和胡秉璋抱住她,让对方一走了之。她一路哭着跑到了左宗棠广场,“只是想一个人静一静。”

▲证人邹雪情,其向红星新闻否认当晚自己“徒步追车”

见邹雪情“追”来,邵宇一行又开车往前“跑”。邵宇看到,“这个女的”一直“跟”到数百米外的左宗棠广场。邵宇告诉警方,他被追着到处跑。不久,他之前电话邀约的朱丁等人到了广场。

“我当时就想找他们搞清楚,凭什么打我一轮,还要寻我搞第二轮?”邵宇向红星新闻解释,当晚很多朋友在广场附近的夜宵店跟酒吧娱乐,所以很快就出现在了现场。

邹雪情的闺蜜杨苾琦当晚也到了案发现场。在之前的来电中,杨苾琦听到邹雪情“不讲话一直哭”,后来说被人打了。

杨苾琦在谭卓雅(护士,邹雪情同事)及其一男性朋友的陪伴下来到左宗棠广场,循着邹雪情的哭声,她们看到邹雪情盘腿坐在广场一块巨型屏幕下。

杨苾琦描述:邹雪情“放肆哭”,并不理会她们的安慰。邹雪情哭了四五分钟后,先是来了十几个男的,围观一阵后散去,不久又来了二十几个男的,他们围住了邹雪情。

邹雪情称,这些人先是“围着听”,继而问“那几个男的去哪里了?”并要求她“把人交出来”。邹雪情答“不知道”。随即对方队伍里唯一的一名女生上前揪住她的头发。邹雪情奋力反抗,亦揪住对方头发,对方开始喊叫,“六七个男的就把我打倒在地,问我‘是用什么语气跟我们老大说话的?’然后用脚踩我。”她说,当晚她浑身是伤,“脸上一个大鞋印”。

杨苾琦亦遭人攻击,她感到“后衣领被人揪住”,凌空甩出人群约三米远。她先是努力劝架,未果后,她听到了一声毛楚琦“气势很足”的喊声。继而她看到,毛楚琦“以转圈的方式砍了一刀”。

「凶器」

毛楚琦称“夺刀反杀” 邵宇称“管杀不是我们的”

杨苾琦往外围走没几步,听到一句“有人在躺地上没动了”。倒在地上的是邵宇。12月27日,邵宇告诉红星新闻,当晚他清楚地看到,砍倒自己的是毛楚琦。

毛楚琦称,当晚邹雪情赌气哭着离开后,他没有急着追上去,“想着由女生前去安慰更好”。他同胡秉璋等站了一会,突然听到“很大的哭喊声”从左宗棠广场方向传来,他“估计这声音是邹雪情的”,立刻往广场跑去。

▲第二现场:湘阴县左宗棠广场

广场边有拖把,毛楚琦将之踩断,拿起一节一米多长的拖把棍,胡秉璋也同样拿起一节拖把棍,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广场。毛楚琦看到,“十几个人,大部分拿着管杀围着邹雪情在打,有人用管杀的钢管部分在戳邹雪情”。

“我立刻冲过去大声喊‘你们这些狗杂种在搞么里(干什么)?一个男的拿管杀朝我砍来,我右侧让开这一刀,这个男的又举刀砍我第二刀。”毛楚琦告诉警方,当时这个男的双手握着管杀,他用左手抓住对方双手中间的钢管部位,右手丢掉了拖把棍,再去掰这个男的握着管杀前段的那只手,十几秒后,他把管杀抢了过来。

毛楚琦称,当时他身边仍有男的扯着他不放手,他顺手一划,划到这个男的背部,但这个人不是邵宇,“当时场面十分混乱,突然有个年轻伢子(小伙子)就倒地上没动了”。随后,他拿着管杀,与对方相隔两米远的距离对峙,“对方拿着管杀比划,可能也不敢真的砍我们”。

邵宇则向红星新闻称,管杀是毛楚琦一方的,“如果是我们的,怎么可能被他抢走?”

在补充侦查阶段,毛楚琦仍向警方称管杀“是从对方手里抢过来的”,这把刀被他丢在了广场上。至于究竟是何人刺伤了邵宇,他称场面混乱不知情。

邵宇被捅伤倒地后,在长沙湘雅医院抢救了一周才苏醒,后又回县医院治疗了两个月才逐渐康复。入院时,邵宇的背部有一处20cm的伤口。经岳阳市巴陵司法鉴定中心鉴定,邵宇的伤残程度为拾级伤残,“我要求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赔偿我的经济损失。”

「辩护」

家属称毛楚琦系防卫

据开庭公告,2019年12月25日上午9点,湘阴县人民法院原本要开庭审理“毛楚琦聚众斗殴罪一案”,邹雪情将作为证人出庭,但开庭之前,邹雪情突然被当地警方从法院带走,此次开庭也因此中止。

12月27日,毛楚琦的辩护人、广东穗宏律师事务所律师胡定锋,向湘阴县人民检察院提交《关于毛楚琦不构成聚众斗殴罪、并提请检察机关对本案侦查活动依法实施监督的律师意见书》。

《律师意见书》认为,此案第一现场的纠纷,系邵宇一方丢槟郎渣、言语挑衅引发,虽有冲突,但没有造成人员受伤的后果;第二现场,则完全由邵宇为实施报复,策划组织的大规模持械斗殴引发,毛楚琦事先对此毫不知情。

毛楚琦的父亲毛燕告诉红星新闻,毛楚琦性格有些激进,但案发当晚,他与朋友先是被邵宇一方挑衅,后又听到女友被殴打后发出的哭喊,从而拿着拖把棍前去营救,“这是防卫,只要是个男人,都会这么做”。

胡定锋会见了毛楚琦,“他本人不承认邵宇是他刺伤。”胡定锋认为,毛楚琦并没有纠集他人参与斗殴的主观故意,相反,邵宇一方聚众斗殴的犯罪事实是十分清楚的,“但邵宇一方没有任何人被追诉。”

胡秉璋同样因涉嫌聚众斗殴罪被立案侦查。胡秉璋的妻子黄珏称,当晚她在广场安慰邹雪情时,看到十几个人围了过来,有人手里拿着管杀,对方威胁她不能报警,“有个男的对我说别做声,否则连我一起打”。在上冯为的车离开之前,黄珏看到对方“有五六人拿着管杀追来”,黄珏等心惊胆战,“一路逃到长沙。”

▲胡秉璋与妻子黄珏新婚照。事发当晚,胡秉璋在现场保护妻子并未动手

胡秉璋的辩护人胡小乐认为,胡秉璋与邵宇素不相识,对邵宇的信息并无丝毫掌握,当晚更不知邵宇等开车去向何方,因此胡秉璋并没有纠集他人继续斗殴的主观意图。至于第二现场,胡秉璋系听到邹雪情哭喊后赶到,且始终站在妻子黄珏身后进行保护,全程并没有动手,防卫意图十分明显,故并不构成聚众斗殴罪。

熟悉此案的知情人透露,当地政法委对此案高度重视,并在近期专门组织公安、法院、检察院等部门召开一场座谈会,之后的1月2日晚,邵宇被当地警方刑事拘留。1月6日,湘阴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向红星新闻证实,邵宇的确已经被刑事拘留。

红星新闻记者 刘苹 发自湖南湘阴

编辑 于曼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关于我们
  • 企业文化
  • 商家入驻
  • 广告合作
  • 反馈建议
  • 免责声明
  • 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或用户自由发布,若有侵权、侵害您的权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

  • 联系邮箱:2876218132#qq.co m
  • 湖南吧 Inc. http://www.hn8.net/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湖南吧 Inc.

GMT+8, 2020-8-7 09:48 , Processed in 0.15938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